画中山水,世间烟火

更新时间:2018-11-08
标签 普者黑 世间烟火 山水 天地 地方

兴许这个地方在很久之前,曾和广西有着千头万绪的联系,那种接洽,是大自然造物的结果,从普者黑到广西,山峦、湖泊与气象,越来越柔跟。而普者黑也因此成为云南的另一个入口。

常坐在客栈的天台上看云,普者黑的云,像是抽离上苍的烟丝,在天朗气清的日子里、围绕出云南的另一种山长水远和地久天长。

有人说,普者黑的山水、与桂林有多少分相似,确实,从这里再往南,经由广南就能到达广西。

大造作给了人无限馈赠,风景也好,生活也好,才让他们有足够的时间安适生涯,劳作并不如咱们假想的匆忙。匆匆促,永远是外面的世界。在湖核心的渔船上渔人从不去奋力捕鱼,还记得最初这处所不就叫作“盛满鱼虾的池塘”吗?

因为云南少数民族的聚居、比起广西桂林、比起漓江烟雨,普者黑的山水多了多少分厚重、深沉与神秘。山水润养一方民族,居于山水之间的人,也在世世代代的繁行与守候中,影响和改变着天地万物。辛劳地劳作,平凡地生活,痴迷于音乐跟舞蹈、仰赖万物生息与天地馈赠,这样纯朴的热爱,是种长达千年的长相斯守,血脉相连。因而,普者黑的山水景色,有了这些人文的烙印,变得与众不同。